1556290_10208339625667521_7448220965540628646_o.jpg

梅湘音樂會結束了。
前幾天回家時,爸爸說:「難道妳就不能彈一些名曲嗎?我前面的歐吉桑都睡著了!」我說:「這也是名曲啊!」儘管爸媽總希望我多彈些耳熟能詳的作品,但我卻離他們的願望愈來愈遠。這幾天終於有時間可以處理一些生活瑣事,把發霉的浴簾換掉,帳單繳清,打掃家裡,整理信箱,一直放在大桌子上多印的音樂會海報節目單要收起來了,與朋友聯絡,恢復一個正常生活的樣子,彷彿過去這樣密集工作的氣味已消逝於遠方,我看著梅湘的譜,將它放進櫃子,又將它拿出來。
音樂會彈完總是有缺憾的,無法彌補,缺憾只能留在舞台上了,或者,進入你的現實,變成一個起點,但是也有許多意想不到的美好。我何其幸運,在這準備的過程當中,得到許多朋友的幫助,無論是認識還是不認識的,從行政細項、文宣攝影設計、節目單撰寫、音樂會導聆,錄音錄影、直至宣傳,都是經過一顆一顆的心串連起來,才有辦法使音樂會順利完成,也因此得以見到好久不見的朋友,以及認識新的愛樂朋友,真的,謝謝所有的你們。
最後,我想附上卡謬寫薛西弗斯裡的一段話:「我就留薛西弗斯在山腳下吧。一個人總會發現他的重擔。………..這個此後再沒有主宰的宇宙,對他來說既不荒瘠,亦不徒勞。組成那顆石頭的每個微粒,暮色籠罩的山陵的每片礦岩,它們本身便是一個世界。朝向山頂的戰鬥本身,就足以充實人心。我們應當想像薛西弗斯是快樂的。」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Yi-Chung Chen 的頭像
Yi-Chung Chen

Practice Room 練習室

Yi-Chung 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